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一个澳大利亚人眼中的中国:“当你越了解中国,就越喜欢她”

原标题:一个澳大利亚人眼中的中国:“当你越了解中国,就越喜欢她”

作者:孙秋霞
第一次见到Jerry Grey时,他正从一个典型的中国小巷子里快步走来。中等身材的他,步履如风,让人看不出他已年过六旬。一路上,Jerry边走边用中文跟周围的街坊邻居打招呼。
Jerry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6年,他出生于英国中北部,在伦敦当了十年的警察,28岁时移民到澳大利亚。由于喜欢到不同的地方体验生活,2004年,因为一则英语教师招聘广告,他来到了广东中山市。

Jerry Grey在中山的家中 孙秋霞 摄
“来中国之前,我听说中国是不发达的地方,有些生活用品很难买到。我第一次到中国时,在行李箱装了两大瓶洗发水和一堆肥皂,后来发现这完全多余,中国的超市有我带来的所有东西,而且更便宜,质量也好,这完全出乎我的预料。”Jerry说。
Jerry坦言刚来中国时并不适应这里的生活,由于语言障碍,他无法和学校以外的人进行交流。后来,Jerry结识了现在的中国妻子梁钰华,在她的帮助下,才逐渐安顿下来。

Jerry Grey和妻子梁钰华  受访者供图
在中山生活多年,Jerry的根已经扎在了这里。他说,一开始只是打算在中国待一年左右,没想到一来就是16年,“当你越了解中国,就越喜欢她”。
爱游览中国大好河山的Jerry,已经去过很多地方。尤其是过去几年,他三次骑行中国,从南到北,从北到南,途径厦门、福州、长沙、武汉、重庆等20多个城市。

2014年,骑行中的Jerry Grey    受访者供图
在旅途中,Jerry以一个澳大利亚人的眼光,见证了中国这片土地上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乌鲁木齐到中山

看到中国短短几年的沧桑巨变

Jerry对中国的扶贫计划早有耳闻,不过他只是偶尔在报纸或网络上看过一些报道,这对他来说陌生而遥远。他真正开始对扶贫有切身感受,是去年的事情。
2019年,Jerry和妻子一起来到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他们从乌鲁木齐一路骑行回中山,全程约5000公里,这次旅程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Jerry一行准备从乌鲁木齐出发 受访者供图
五年前,Jerry曾经沿着相同路线骑行过一回。那是2014年,他和另外一位好友,从中山骑行到乌鲁木齐,然后原路返回。他们途径甘肃和宁夏一些贫困地区时,看到那里的道路坑坑洼洼,路上私家车很少,沿途的旅店条件也非常糟糕,路边可以看到有人还住在窑洞里。





一个澳大利亚人眼中的中国:“当你越了解中国,就越喜欢她”

Jerry骑行到甘肃张掖    

甘肃窑洞  受访者供图
2019年的再次骑行,在相同的路线上,他发现了中国的巨变。
“去年,当我们再次经过宁夏的时候,从前的贫困地区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沿路的窑洞还在,但是已经没人住了。当地新建了学校、电影院、购物中心、餐厅和酒店,道路也翻修一新。短短五年的时间,宁夏给人完全不同的感受。”Jerry说。

2014年和2019年的宁夏某一街道对比  受访者供图
不仅是新修道路、盖了新房之类的事情,在Jerry看来,最重要的是政府把这些贫困地区引进了市场,这是通过修铁路实现的。他体验了在中国常常听见的俗语“要想富,先修路”。
“我看到一些小城镇现在也有铁路了,当地人可以通过火车将商品运送到中国其他地区,甚至世界各地,人们能乘坐火车去任何想去的地方。铁路也为西部地区带来更多的游客、更多的产业以及更多的资金。”Jerry说。

宁夏当初的窑洞已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受访者供图
几天前,Jerry从网上订购了一些新疆枣子,大概两天时间,从中国西部的新疆农场上摘下来的枣子就送到了中国东部的广东中山。尽管已经习惯了网上购物,但中国快递的物流速度依旧令他感到惊讶。
中国西部发生的变化是“脱贫攻坚战”的一个缩影。在广东和广西,Jerry也看到了同样的变化。
2006年,为了帮助一些贫困家庭,Jerry和妻子来到广西的一个村庄。村里的道路崎岖不平,他们不得不在离村庄8公里外的地方下车,徒步走到村庄。一路上,他看见当地人依靠驴子往商店运送货物。
十年后,驴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辆货运汽车。





一个澳大利亚人眼中的中国:“当你越了解中国,就越喜欢她”

 Jerry点赞中国美丽乡村
“如果你看中国过去一些地方的照片,往往看起来很破旧。如果你现在去那些地方,会发现那里已经焕然一新。这就是中国速度,这里的发展太快了,就连我住的中山,也和当初我刚来的时候大不一样了。”Jerry说。

富裕的城市帮助贫困的城市

“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中国有句古老的谚语,叫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Jerry说,在西方也有一句相似的谚语,"If you give a man a fish,you feed it for a day.If you teach a man to fish,you feed him for life."
在Jerry看来,这就是中国政府在扶贫中做的事情,不仅仅给贫困地区资金,而且还为当地人提供相应的资源和技能。

Jerry和妻子在新疆合影  受访者供图
“我很喜欢中国的制度,一个富裕的城市帮助一个贫困的城市,这可能就是社会主义。我看到他们不仅仅给对方提供资金,还为他们提供教育,建设工厂,让当地人从产业发展中受益。”Jerry说。
比如宁夏的葡萄酒,就让Jerry留下了深刻印象。在骑行途径宁夏时,他看到当地农民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而且形成了葡萄酒产业,一些地区还聘请国外的葡萄酒专家来帮忙。
“宁夏的酿酒厂里就有澳大利亚人,他是葡萄酒专家,中国把他请过来帮助当地人酿酒。”Jerry认为,这是让人们利用当地资源脱贫的最好办法。

2014年和2019年的宁夏街道  受访者供图
过去几年来,Jerry和妻子一直在帮助广东河源和韶关的一些贫困家庭,他们也亲眼目睹了这两个地区的发展变化。他们看到中国企业家在当地建设工厂,雇佣当地人工作,然后把商品卖到外地;当地政府送给每个家庭100只小鸡,这些小鸡被养大后再卖出。

甘肃武威的牧羊人  受访者供图
“以前,我和妻子每年过节都会给这些贫困家庭发红包,让他们的孩子可以买课本、校服等诸如此类的东西。但现在红包变得越来越没有必要了,那些家庭已经富裕起来,有的家庭还盖起了楼房。”Jerry说。
见证了中国的巨大变化,Jerry认为,“如果没有中国政府的扶贫政策,这不可能发生,因为这必须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部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万博体育官网_下载 » 一个澳大利亚人眼中的中国:“当你越了解中国,就越喜欢她”